第381章 表態

    退后幾步,他直接出了小亭,然后離開。

    看著他離開,黑湖雄山坐下,將城主夫人橫抱著放在自己的腿上。

    突然他在城主夫人的耳畔開口道,“夫人你這么動人,會把子墨道友迷住的。”

    一聲輕笑,城主夫人瞥了他一眼,“才不會呢!人家可是有嬌妻在身側的,又怎么會對我這種老女人感興趣。”

    “夫人,你可比子墨的妻子動人多了!”摟著自己的夫人,黑湖雄山已經把夜風給忘到了腦后。

    雖然感受著丈夫的灼熱目光,但黑湖鳶藍的心中同樣有些疑惑。這位子墨先生的態度讓她非常意外,對自己的魅力她可是很有自信的。

    這樣顯然是不正常的!兩人心中都得出了一個意外的答案。

    對自己的魅力有點懷疑的城主夫人心中一動,“難道……他喜歡的是那種類型的?”

    搖頭放下那個想法,黑湖雄山貼近城主夫人的耳畔輕聲說道,“夫人,族中盛會將要開始……”

    忽然,懷中的美人用力地摟住了他的脖子,嘴唇貼了上來,堵住了他將要說出的話。

    此時的夜風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皺著眉臉色并不好看。

    “怎么了?主人。”悄然出現的黑湖子墨看著他,嘴角揚起一抹異樣的笑容,“是擔心偷情被城主察覺嗎?如果是這樣,您可以盡管放心,那位城主夫人可以應付一切的!”

    夜風白了她一眼,都懶得反駁!他真正擔心的是城主的態度,那枚令牌的事可大可小,小了只是一個金仙,大了就是挑釁城主的威嚴。

    “主人不用擔心,此事若要解決倒也簡單。”黑湖子墨微微一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只需要您找個機會向他表一下忠心即可!”

    “表忠心?”夜風皺眉,但立刻便想到了一個很好的機會。

    看到夜風表情,黑湖子墨微微一笑,“看來您已經明白了,不過……您真的決定要向城主表忠心了嗎?”

    夜風皺眉,“我們只能投靠黑湖雄山,不然我們從什么地方得到黑湖家族的情報?”

    “沒錯,黑湖雄山的確有黑湖家族的情報,但并不只有他有黑湖家族的情報。”看著夜風臉上露出的疑惑,黑湖子墨笑了,“主人,您可別忘了城主夫人也姓黑湖!”

    “雖然她也姓黑湖,但她的地位和黑湖雄山無法相提并論。”夜風搖頭,就算同樣是黑湖家族的人,但不同的地位得到的情報完全不同,彼此之間根本沒有可比性。

    但黑湖子墨的臉上的笑容更濃了,“我從那些老鼠口中聽到了一點不同的信息。只是只言片語,可信度無從探查,不過我覺得很有意思。”

    “這還要從這座城的歷史說起。幾萬年前,這里還是一片荒地,人跡罕至。但黑湖家族的一個人在這里發現了碧藍晶石,隨后他建立起了碧月城。”黑湖子墨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諷刺,“可惜的是,幾千年前,這個男人消失了,黑湖雄山接替了城主之位。”

    夜風一眨眼睛,有些意外,“消失了?”可以建立起一座城池的都是大能,更別說是占領碧藍晶石礦建立一座城池的人了,那絕對是大羅級的存在,這種存在突然消失,這怎么可能?

    “這只是我聽到的只言片語罷了,可信度不高,畢竟是那些老鼠不過是金仙,幾千上萬年前的事情他們也都是道聽途說的。”黑湖子墨想了想,還是說了出來,“據說那個人還有一個女兒,雖然消息不明,但那個女兒應該還在碧月城中。”

    “還在碧月城中?女兒?”夜風皺起眉頭,很是頭疼,“這和我向誰表忠心有什么關系嗎?”

    黑湖子墨微微一笑,“當年我還在族中的時候偶然了解過,碧月城的黑湖雄山是從主脈中調下來的,只有黑湖雄山是主脈調下來的。”她特意強調了“只有”兩個字。

    夜風眉頭皺了起來,如果說只有黑湖雄山是從上面調下來的,那另一個黑湖鳶藍呢?她從何而來?

    “黑湖家族在魔界分支繁多,黑湖鳶藍有可能是其他支脈的人,但各個支脈之間若非必要根本不需要遷移。而且,如果非得背井離鄉的話,那也不需要來到另一個支脈。”黑湖子墨說這話的時候格外有底氣,她自己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被家族通緝,她要是去一個支脈,立刻就會被五花大綁送回家族!還不如去其他的地方,憑借著她的實力也能混得開。

    “那么,你的意思是……”夜風緩緩地說出了那個猜測,“黑湖鳶藍是原來的城主留下來的女兒?”

    黑湖子墨搖頭,“并不能肯定,只能說如果那個言論是真的,那她就很可能是原城主的女兒。”

    “原城主的女兒?”夜風一下就想到了一場狗血的劇情,現城主為了城主之位殺害了原城主,而原城主的女兒為了報仇忍辱負重潛伏在敵人的身旁……

    “瞎想什么呢!”他搖了搖頭。這又不是狗血電視劇,怎么會有這種狗血劇情。

    “無論如何,現在我們先靠攏黑湖雄山,至少保個底。至于黑湖鳶藍的話……”夜風沉吟了片刻,隨后才說道,“我會暗中打聽的,如果真的屬實的話,或許我們就需要重新考慮一下站隊問題了。”

    ……

    妖界之中,暗夜踏著神艦向著前方開去。

    片刻,一個頂階大羅上前來向他匯報情況,“啟稟統領,以這個速度行駛半個時辰之后便可以抵達目標地點。”

    暗夜的眸中光芒一閃,“傳令下去,所有人最高戒備狀態!”

    “是!”一聲沉喝,頂階大羅到了神艦的指揮室中向其它各艦發出指令。

    頓時,神艦和神艦身后的十多艘戰船光芒一閃,同時開啟了防護法陣。

    腳踏神艦的暗夜看著前方,眸中閃動著興奮的光芒:這一次,或許可以和血刃準圣狠狠地打上一場!

    但片刻之后,他的身旁光芒一閃,手托金色蓮臺的接引道人出現在他的身旁。他豎掌一禮,“暗夜道友,他來了!”

    “哦?”暗夜一皺眉,眸中光芒大亮,龐大的神識轟然擴散。

    在艦隊前方千里之外,一道身影扭曲著出現。他看著艦隊和艦首上傲然而立的兩道身影,臉色微變,一轉頭直接消失離去。

    “好快的速度!”看著那個身影迅速消失,暗夜眉頭一挑。這種速度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做到的。

    接引道人卻是輕笑,“仙界在光明之道上的研究一直領先于其他各界,有這種速度也算正常。”光明之道、雷霆之道在逃跑這方面獨樹一幟,感悟夠深厚的逃跑都很快。

    當然,暗夜只是不想抓而已,否則一個小小的頂階大羅還不是手到擒來。

    “既然他們已經發現了,那我們就堂堂正正地過去吧。”暗夜下令全軍向著前方前進,這次他們的任務是牽制和監視,堂堂正正地過去就足夠了。

    半個時辰之后,站在艦首的暗夜看到了遠處山谷之中的龐大護罩,這是強大的法陣光幕。而在法陣光幕上方,仙界的戰艦與血刃準圣正嚴陣以待!

    暗夜與接引道人對視一眼,然后揮手讓大軍降落,不理睬仙界戰艦開始開辟駐扎營地了。

    “統領大人,他們這是在做什么?”血刃準圣身旁的一個頂階大羅疑惑地問道,他就是剛才那個刺探情報的人。原本看到反天軍團來勢洶洶,他還以為一場大戰不可避免,卻沒想到對方竟然開始安營扎寨了。

    血刃準圣眉頭緊皺,忽然他神色微變,明白了。

    “看來他們已經發現我們的傳送通道了。”他沉著臉,一聲冷哼,“全軍退回法陣之中,不用管他們了!”

    一聲應和,仙界大軍數十艘戰船退回大陣之中。

    “看來他也明白了。”接引道人笑了笑,血刃準圣雖然莽撞,卻也是一尊準圣,該有的智慧可不會少。

    站在逐漸成形的營地之前,暗夜望著相隔不到萬里的仙界營地,神色淡漠。

    “想報仇嗎?”接引道人走了過來,他的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

    “當然想。”暗夜可不會忘了血刃準圣伏擊自己的那次遭遇,不過他搖了搖頭轉身走向營地。雖然想報仇,但他不會真的傻乎乎地沖過去開戰。

    現在的仙界營地看似弱小,只有血刃一位準圣,但這個營地的背后就是仙界通道——若是惹急了他們,只要片刻時間,仙界就能調集一批強者過來支援。所以,擅自開戰是沒有意義的,在這監視他們阻止仙界大軍進入妖界才是正道。

    不過強行調集大量軍隊通過空間通道消耗很大,若非必要他們還是會正常地設置大型傳送陣將人從通道另一邊傳過來的,而他們只要在傳送波動出現的時候攻打他們的陣地搗亂破壞他們這邊接受傳送就行了。傳送的接受一方被破壞了,另一邊是不敢傳送過來的,不然就相當于強行跨過空間通道,消耗很大。

    一個法陣護罩升起,將整個營地全部籠罩在內。暗夜微微點頭,然后和接引道人前往營地的中央部位開始設置傳送陣。

    因為他們的任務是監視搗亂,所以軍團的實力不強,除了兩尊準圣以外只有十多艘戰船,這個力量對上仙界軍團并沒有什么優勢。如果對方牽制住了兩尊準圣,那反天軍團必會慘敗。

    為了保住珍貴的戰力,他們特意在這里修建了一個大型傳送陣,必要的時候可以把整支軍團全部傳送回去。當然,這個傳送陣也可以把反天大軍的援軍傳送過來,必要的時候可以對仙界營地發動打擊,但考慮到傳送陣和仙界通道的傳送效率差距,一般是不會有人這么用的。

    防護法陣升起,傳送陣在接引道人的手下逐漸刻畫完成,各大戰船落下——營地建造完成了!

    因為洛河谷的行動,榕樹湖中氣氛有點緊張,太乙金仙和大羅們正在各自的房間中做著準備。

    雖然有幾尊大羅的加入,但洛河谷的實力太強,沒有人敢大意。

    正在房中修行,影刃忽然睜開眼睛,身影一閃到了榕樹王前方。

    轉頭看了一眼,另外四位大羅也已經到了。他們對視一眼,蒼老的榕樹王已經站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他看了一眼幾人,一揮手,幾個人身影同時一閃到了榕樹湖的邊緣。這就是榕樹王的能力,憑借著榕樹湖中的各種法陣,他的戰力堪比巔峰大羅。

    幾個人身影顯現,看向榕樹湖外。

    光芒顯現,洛河谷的人已經來了。一艘戰船向著榕樹湖開了過來,船首上站著六道身影,一個個氣息強橫,顯然都是大羅。

    戰船開近了,榕樹湖另外四個大羅臉色都是微變。雖然榕樹王早就說過了洛河谷的強大,但當他們真的面對洛河谷的時候,他們才發現自己似乎低估了對方。

    不過看了榕樹王一眼,他們又安心了。反正有榕樹王在,就算打不過也能守得住!

    聲音隆隆,戰船停在了榕樹湖的千里之外。戰船上一身銀色戰甲的洛河谷谷主目光掃過榕樹湖上空的六道身影,最后落在了榕樹王的身上,他的聲音隆隆響起,“榕樹王,我最后給你一個機會,歸順于我,否則我就踏平榕樹湖!”

    榕樹王遙遙地看著洛河谷谷主,開口淡淡地說了一句,“有種就來。”

    洛河谷谷主臉上青筋一跳,被氣得不輕,但他壓下了心中的怒氣,看向了榕樹湖上空的另外五道身影——這是榕樹湖招來的五位大羅幫手。

    “樹挪死人挪活,榕樹王不愿歸降,難道你們就想陪他一起死嗎?”洛河谷盯著他們,陰狠地威脅,“你等若是現在離去,我絕不阻攔,若是執迷不悟的,那便是我洛河谷的敵人,不死不休!”

    這么一威脅,幾個大羅明顯地有點動搖了。影刃看了他們一眼,并不意外。他們只是來援手的,榕樹湖的安危和他們沒有什么關系,他們的目的只是利益。當眼前的危機超過了利益的時候,他們就要重新權衡自己的選擇了。


  http://www.mbvfgt.live/txt/104976/2734319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vfg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11选5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