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晚餐

    隨之消失的還有由大師那包裹的星月能量,他感覺自己陡然一輕,自由了,沒有發誓,沒有求饒,自己居然自由了,他一時間也有點茫然了。“由大師,主人饒恕你了,呵呵”衍高興地過來扶著他道,伊婭若有思地道“既然主人給你自由了,你暫時沒有去處的話,就來我的月倫畫卷吧,正好我這里有一個浩海符文陣,咱們一起參悟參悟”隨后朝自己的畫卷飛去。

    云浪已經把參悟浩海符文陣分別叫給了伊婭和火靈,按照伊婭的初步分析,這個浩海符文陣是一個巨型星級符文陣,復雜程度已經達到了中級,需要五星大祭司才能領悟和施展,而她最強大的時候也只是三星祭司,所以她一個人是肯定無法破解這個符文。即便是云浪已經將浩海符文陣一分為二了,他們想要短時間內完成這個大陣的領悟也是不可能的,不過如今古老的祭山意志來了,或許可以稍稍地加快這個符文陣破解的方法。

    “大師,你跟伊婭大師去吧,我去主人哪兒了”衍微微一拱手道,由大師無奈地搖了搖頭,云浪雖然沒有把他怎么樣,甚至一句話都沒有,但他知道自己真想要出去,也是不大可能的。既來之則安之,他看了看眼前這個陌生世界,便跟著伊婭飛去了。

    最后只剩下了一臉茫然的火靈,他嘀咕道“這……這算個什么事啊”說完,便朝自己的火神殿飛去了,火神殿是他自己給五行封陣取得名,給云浪的理由是這么拉風的人住的地方名字當然也要拉風沙。

    平井基座之上,云浪凝神而坐,剛才自己的那份感悟,加深了他對平靜園的理解,所以他要借機沉淀自己,衍靜靜地來到他的身旁,也盤膝而坐,開始繼續自己的工作——劍法的參悟。

    完整的四個靈體,一個比一個古老,一個比一個底蘊深厚,云浪起初還沒有覺得它們有什么了不起的,但隨著他的成長和強大,這四靈給予他的,無論是智慧還是經驗,都將是無與倫比的強大。

    而隨著他們與云浪一起冒險成長,最終這四位陰差陽錯匯集到一起的靈體,最后成為了享譽星空萬界的四大神王。異獸園,云金小院里,日子亦如往常,半晚十分,云浪的肉身醒了,同時他的分靈也清醒了,而且也強大了,開始有了基本的外形影子,不再是以前那種淡淡的幾縷形象了。

    云金不在,想來說去巡園了,香兒則是準備,廚房里不時傳來鍋碗瓢盆的叮鐺聲,一個午覺從中午睡到下午的吳胖子,癱在搖椅上流著哈達子,鼾聲如雷地做著美夢。云浪起身活動活動了自己有些僵硬的身體,敏感的香兒一下子就跑出來了,一聲大哥還沒叫出來,云浪豎指低聲道“噓”。

    隨后便開始了發聲“啊,啊,哦,哦,哈”身體機能恢復,他這是要呼出心中的那口濁氣啊,聲音由小到大,最后變成了一聲炸雷,響徹四野。被嚇得一個激靈陡然而起的吳胖子,迷迷糊糊也不管自己的滿臉口水,沖下廊道大吼道“誰?誰?誰在作祟”,隨后又定眼看了看云浪“師弟?難道我在做夢?”“呵呵,香妹你這保鏢不錯啊,這樣都被把他嚇趴下”云浪呵呵地笑道。

    “大哥,你真的醒了啊”香兒還是止不住激動問道,“這么一個大活人都站在你面前了,你還不信啊”云浪欣然地道,吳胖子走了兩步,他以為自己真做夢了,再一聽他們的對話,又使勁地揉了兩下眼睛,驚訝地道“啊,是真的啊,你還真醒了啊”。

    “感情你還在做夢呢,我的好……師哥”云浪拍著他的肩膀道,“啊,好,好,哈哈,這下子好了,你醒了,云金那小子終于可以放下地收拾那幫家伙了”吳胖子高興地道。“什么收拾那幫家伙?云金怎么了”云浪看了看吳胖子,問著香兒道,“大哥,沒事兒,你才剛剛醒來,先休息休息,云金的事你別急”香兒強壯笑容地道。

    “還能有什么事,誰叫你那個好兄弟吃多了沒事干,非要做什么管理員啊,而且還是一個愛管閑事的管理員,看看人家獨兀多聰明啊,往龜圣堂一躲,多清閑自在啊”吳胖子一臉鄙視地道,“你別給我整這些沒用的,說重點”云浪沒好氣地道。

    “這異獸園啊,現在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啊,哦,不對,猴子是咱兄弟,是眾獸造反,聽小金子兄弟說,自從西山那個怪物升天之后,現在這異獸園啊,已經亂套了。鱷魚、三頭莽、毒寡婦聯合起來成立了什么三圣幫,氣焰囂張的不得了,而且聽他說最近那個禿鷲老怪似乎也它們。所以啊,如今這異獸園叫的出名字的就只剩下猿軍和鼴鼠王這兩個老家伙了,鼴鼠王如今已經被人家趕出老巢了,咯,你看,這就是小金子給他們安的新家”吳胖子指著不遠處山丘上那些高高隆起的土包道。

    “龜大師他們難道不管嗎?”云浪疑惑地道,“哦,恐怕你還不知道吧?你消失的這三個多月,圣山也變化了,聽說有好幾位圣者離開了,而且最近各學院外門弟子考核比武已經開展的如火如荼了,哦對了,你的艾倫夫人已經來過無數回了,她好像有什么要緊的事找你。”吳胖子噼里啪啦地飛快介紹道。

    一聽發生了這么多事,云浪這才想起了一個很關鍵的事情,自己到底閉關多久了,“我閉關有多久了,香妹”云浪問道,香兒剛要說,吳胖子搶著道“我可是天天給你數著呢,自從我被你騙到了菜園子,到今天已經整整四十七天來了”,說完一臉幽怨的表情。

    云浪苦惱地道“這么久啊?你記這么清楚干嘛,還一臉幽怨,我沒怎么著你吧?”,“哈,你還好意思說呢,我躲在這里都是你害的,現在那個老瘋子滿世界地找我,說是要操練操練我,還好,龜大師夠意思,說讓我想辦法躲一躲。所以我只好搬家到這里來了,本來以為這里是休閑的好地方,那只云金那個毛猴子與三圣幫開戰了,老子現在是保鏢兼打手,天天累的半死,昨晚前行寡婦和三頭蛇帶著一群嘍啰入侵,我們抵擋半夜才回來,累死我了都”吳胖子叫天屈地道。

    云浪低頭想了想到“這也太亂了”,“誰說不是呢,唉,香妹,飯好了沒,我餓了”吳胖子一邊說一邊問香兒道,“馬上就好了,吳大哥,云金也應該快回來了,大哥醒了,我還得加兩個菜,稍等一會啊”香兒看了看外面的光景,說完轉身又轉進了房間。

    云金還回來,開飯還早,云浪拉著胖子,就地而坐地道“先別顧著吃,你先回答我幾個問題,你剛才說學院有幾個圣者離開了,這是怎么回事?還有瘋大師平白無故地找你操練什么?你得罪他了?艾倫來了,你就沒問問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你這個師兄我是白叫的嗎?”。

    吳胖子看了看香兒的房間,神秘地道“這可是機密啊,老烏龜讓我千萬別亂傳,目前為止我也就告訴了云金”,云浪一笑,云金知道了那香兒肯定就知道了,香兒知道了估計艾倫也知道了,而艾倫知道了,以她那種心里藏不住話的性格,估計整個圣山也就都知道了。

    “你說吧,沒必要這么神神秘秘的”

    “圣山召開了圣者大會,我聽說這是千年來圣山的第一次圣者大會,商議的事情也是大事,你知道吧,現在外面已經是戰火滔天了,那黑西域的黑龍會造反了,漫天漫地的都是戰機大炮,還有嗜血如命的黑龍戰士。聽說他們攻占一個城池就屠殺一個城池,只有少部分有用的青壯勞力,被抓去作為奴隸才得于活下來,額,好殘忍好恐怕啊”吳胖子說著自己都不自覺地打了一個激靈。

    “是他們?終于要來了嗎?”云浪若有所思地呢喃道,“你們很熟悉嗎?如果很熟悉的話,以后記得照顧一下哥哥我啊”吳胖子附和道,“你很怕死嗎?”云浪沒好氣地道,“是人都怕死的好吧,難道你不怕嗎?”吳胖子翻白眼道,“那你還是叫我師哥吧,這樣我心里平衡點”云浪鄙視地道。

    “切,跟你開個玩笑呢,你以為我真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嗎?他們有種就來圣山試試,看我不把他們一個個頭扭下來當西瓜踢,哼”吳胖子趾高氣揚地大聲道,“我說胖子哥,你這是要把誰的頭扭下來當西瓜踢啊,昨晚那么多來犯之敵,怎么就沒見你踢啊”云金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了屋頂上,半開玩笑半譏諷地道。

    他話一說完,就看見了瞇著眼打量著他的云浪,激動地跳下來扶著云浪“哥,你終于醒了啊”,云浪上下打量了一番云金,點頭道“是啊,我要是再不醒來,你的猴毛我看都要被別人拔光了啊,瞧瞧你這樣?怎么這么狼狽啊”。吳胖子這時也才發現,云金的不僅氣色不對,而且胸口別說衣服了,就連猴毛都掉了一大塊,還滿是血痕,他又轉到后面,只見其背上更是傷的厲害,幾道入肉三分的爪痕,猙獰而恐怖。

    吳胖子再也忍不住了,滿臉怒氣地吼道“猴子,這他媽的到底是誰干的,告訴哥,哥立馬去給你找回場子,操,老虎不發威,還真把老子當病貓了”。“是鄂澤和天禿,它們昨晚只是佯攻,只是想消耗我們的體力,今日才是正戲,鄂澤先是激怒我,與我激戰,然后天禿那個老混蛋再偷襲,還好老鼴察覺了情況不對,危機時刻把我救走了,情況就是這樣”云金有點疲憊地道。

    說完他又對一臉陰沉的云浪道“哦,對了,大哥,你稍等一會,我趕快去換件衣服,別讓香妹看見了”,云金說完立刻向自己的房間跑去,這時香兒出來了“大哥,是不是云金回來了”,吳胖子強裝笑臉道“嗯是的呢,他說去換件衣服,馬上就來,是不是準備開飯啊,香妹”。

    “這家伙什么時候也學會愛干凈了啊,估計是看大哥醒了吧,自己覺得不好意思吧,大家準備吃飯啊,都好了”香兒微微一笑地看了看云金的小屋道。

    云金外傷都這么重,估計內傷也不輕,但為了不讓香兒擔心,所以大家都還是佯裝吃的很開心,香兒是誰啊,人家的心靈感應術已經開始登堂入室了,云金一回來,他那心緒不靈的狀況她早就感應到了,只是香兒早就因為自己這個法術的忌諱開始了藏拙。畢竟如果讓一個人生活在沒有秘密的空間里,那是很讓人抓狂和受不了的,因為有些善意的驚喜或刻意關心,都是一種愛的表現形式,如果你把它都給直白了,那么生活就失去了原本應該有的美妙滋味。

    吃飯吃的很壓抑,吳胖子實在是受不了了,抓起一壇子果酒猛灌道“不行,我受不了了,老子好歹是你大哥的師哥,不行,我得去把那幾個家伙抓來,好好地拾到拾到”,香兒一臉驚訝地道“出什么事了嗎?”。云浪淡淡一笑地道“香兒,你就別裝了,其實你早就知道了,擔心云金,就讓他知道,云金,你以后有什么事,也別硬抗,多找香兒商量商量,她的心思和計謀,你拍馬也趕不上的”。云金聽了一臉的絳紅“大哥,我……”,“大哥,你別說金哥,這段日子,金哥一個人把這異獸園管理的井井有條的,異獸園里很多小獸都很佩服他,你看這些果子酒和靈菇,都是它們自覺地送來的”香兒道。

    “這異獸園其實就是一個小世界,而要管理好這個小世界,你不僅僅要善斷,而且要善謀,而武力最好只作為最后的威懾,如果武力不足于威懾,那么我們就要找他們的弱點,分而化之,再逐個擊破。云金,你善斷,有強大的武力,而且心善,適合御外收攏人心,香兒妹妹則善謀,處事機警細膩,適合為你做好內部管理和制定計劃。如果你把你那種是男人就該勇擔擔當的大男子主義稍微放一放,多和香兒妹妹商議的話,何須搞得如此狼狽,冷靜下來好好想想的吧,我的猴大王”云浪侃侃而談。

    “說的好,不虧為我的好師弟,這些話,我早就想和他說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師弟,你剛才說云金兄弟善斷,香兒妹妹善謀,你看看師兄我善什么啊”吳胖子腆著臉道,云浪看了看他,微微一笑地道“我看你就一樣?”,吳胖子一臉興奮加期望地催促道“那一樣啊”,“善吃,真真切切的一個善吃貨,哈哈”。

    云浪一說,云金剛剛喝進去的酒,噴了他一臉,“你還讓不讓人吃飯的啊,死猴子,惡心死了”,香兒也是抿著嘴好笑,“切,善吃也是福啊,我真不怕告訴你們,看看你們一個個修煉的死去活來的,我啊,只要吃就夠了。只要我海的吃,然后到了坎上,找人打一架,立馬就過去了,然后修為就蹭蹭地往上漲,哼,羨慕死你們”吳胖子一邊說,一邊猛啃肉腿道。

    他這不說不要緊,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他還真的是這樣子的呢,云金恍然大悟地道“哦,我說呢,上次你為什么非要激我與你打呢,原來是給你當沙包啊”,吳胖子得意洋洋地道“呵,你才知道啊”,“你們交過手了哪?”云浪好奇地道。

    “這是肯定的沙,我們是不打不相識啊,而且……算了,來吃吃,云金,來喝喝”吳胖子話說到一半,突然想起了自己和云浪是在靈獸園干的架,而且還差點把云浪給活埋了,立刻住嘴了,還擠眉溜眼地勸酒。

    “你們搞什么鬼,不說算了,好了,現在大家都吃了差不多了吧,我們也該活動活動筋骨了”云浪一邊起身,一邊意氣風發地道,“你要去哪兒?我還沒吃完呢”吳胖子疑惑地道,“剛才不是你嚷嚷的要去給云金找回場子的嗎?怎么現在反悔了啊”。

    “你剛才不是說,武力最好只作為最后的威懾,如果武力不足于威懾,那么我們就要找他們的弱點,分而化之,再逐個擊破的嗎?”吳胖子仰著頭問道,“當擁有絕對武力的時候,威懾就改威脅了,再說了我也趕時間啊,所以沒有時間一個個擊破,干脆一起收拾得了”云浪無所謂地道。

    “大哥,它們可是兩個七階,一個五階一個六階啊,四個啊,你有把握嗎?”云金驚訝地道,“把握當然有啊,大師兄對付兩個七階的,我對剩下的那兩個足夠了,你放心吧”云浪看了一眼一吳胖子,很不負責任地道。“哐當”吳胖子剛剛準備站起,云浪此話一出,他一個沒站穩,又一屁股坐下了,而且還一不小心把手邊的空酒壇給打破了。

    “你沒喝醉吧?”云浪壞笑地道,“我沒醉,啊,等等,我還真有點暈呢”吳胖子前言不搭后語地道,“那你叫一聲師哥試試,如果你叫了,那我就包圓了”云浪道,吳胖子騰地一下站起來豪氣地道“切,這點酒算什么,走起,敢暗算我云金兄弟,我讓他們后悔來到這世上”。

    他說完也不等云浪,如同氣球一般飄然而出,哪里還有半分以前那種慵懶笨拙的神態啊。

    “大哥,我也要去”云金一見有架打,立馬忘記了自己傷,準備起身,云浪輕輕地按住他道“有時候我們不能只為了一個人痛快,就讓愛你的人擔心啊,聽大哥,多了香妹談談心,兩個人的溝通很重要”。

    香兒溫暖地看了云金一眼,囑咐云浪道“大哥,如果事不可為,我們可以從長計議”,云浪微微一笑地道“香兒妹妹,大哥我你還不放心嗎,你什么時候看我干過沒把握的事了”,云浪說完,便追著吳胖子的身影。

    “真正的大哥終于回來了啊”香兒雙目盈淚地道,“是啊,這是才是我真正的大哥啊,動不動就給我講大篇的道理啊,不過大哥還是變了,變的更加高深莫測了,說句實話,我感覺有點怕他了,你呢,香妹?”云金看著云浪離去方向道。

    “是你心虛哦,我才不怕呢,不過大哥確實成熟了,不像我們在涯岸城那會了,他給我的感覺就是小大人,現在則是真正的大人了”香兒回憶著有感而發地道。“你說大哥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啊,你說是人吧,他給我感覺不僅個兒長得快,而且見一次變一次,就跟吹起似的,呼啦啦地就長大了,你說如果他不是人吧,但他明明就是個人啊”云金自相矛盾地瞎想道。

    “去去,瞎說什么呢你,記住了啊,你以后不許再那樣對我了,有什么事一定要給我說,不許瞞著我,我雖然是個女人,但我也是一個有自尊心,有本事的女人,不許小看我,知道嗎?”香兒一邊收拾桌子,一邊開心地笑道。

    “哈,有了大哥撐腰,果然就不同了啊,我的香兒大人”云金嬉笑地道,“那是啊,老爸不在,長兄為父啊,誰叫你小看我的啊,大哥這才醒了多久,一眼就看出來了,哼”香兒得理不饒人地道。“我知道了香妹,其實我只是想給你一個平靜的家,只希望看見你笑,看見你什么也不用操心的那種恬靜自然的笑。你知道嗎,就是我們剛剛搬來,晚霞滿天紅的那天,我看著你站在小院外,叫我回家吃飯時的那種神態和表情,我感覺自己真的很幸福,很滿足,所以……”

    香兒過來按住他的嘴巴,淚光閃閃地道“金哥,你別說了,你的心思我都明白,所以香兒一直默默地感動著,只是,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家嗎?家不是你在外面遮風擋雨,我在屋里獨自溫暖,這樣的家香兒不要,因為這種溫暖會讓我心疼,你知道嗎?我想要的家,是希望和你一起面對任何風雨,一起手扶著手,肩并著肩,共同建設一起享受的家,這種家才是真正的溫暖”。


  http://www.mbvfgt.live/txt/105030/2734319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vfg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11选5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