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網游之成為BOSS >第565章 都是凡人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565章 都是凡人

    永夜的懷疑,加上茅十八一些不經意之間露出的馬腳,以及一些旁人傳達的消息,讓兩人之間漸漸的出現了裂痕,不過那個時候兩人之間的裂痕很淺,基本上海屬于良性的,可能對永夜而言,這種裂痕充其量不過就是茅十八又要拉開跟他永夜之間的差距了,甚至于永夜對于這種裂痕的出現還會有一些嫉妒的心理。

    但是隨著裂痕的累積,或者說嫉妒心的累積,以及漸漸的看不明白茅十八到底想要做什么的時候,猜疑心漸漸的就被無限的放大了。

    那天晚上,永夜找到茅十八,把心中憋了很久的話一股腦的都說了出來,他站在茅十八的立場上來闡述分析,而后又把坊間傳聞的小道消息說出來,加上一些他自己的看法,當他眼巴巴的等著茅十八為自己澄清謠言的時候,卻是聽到了一句話。

    “高手,你阻止不了我。”

    其實永夜在找茅十八攤牌的時候,他一點信心都沒有,如今的他早就已經被茅十八甩開了十萬八千里,甚至于他就連那個白玉京都有點打不過了,而且茅十八如今的境界更上一層樓,他做的很多事說的很多話都有種讓永夜都跟不上他的節奏的感覺,而永夜將這種感覺也當做是茅十八的境界比他更高一籌一樣。

    永夜希望茅十八能夠給他一個解釋,哪怕這個解釋只不過是推諉之詞也行,只要能夠堵住悠悠眾口,或者是退一萬步只要能夠暫時消除永夜自個兒心中的疑心也就行了。

    但是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茅十八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永夜當即就翻臉了,大聲吼叫道。

    “老刀,你說什么,你難道是把我永夜也當成了你的敵人?”

    看著氣急敗壞的永夜,茅十八只是微微一笑,要說他的所作所為的確瞞不過永夜,但是永夜對他茅十八的猜疑心難道就能夠瞞得過自己了嗎?

    只不過一直以來,茅十八都沒有提出來,甚至都沒有放在心上,更沒有那種天下人都不懂我,為何你也不懂我的心思。

    或許茅十八需要永夜和折戟沉沙的這層關系,所以他才沒有將永夜猜疑自己的心思放在心上,但是茅十八顯然也是沒有想到,他和永夜之間竟然真的會走到友情出現裂痕的這一天。

    還記得在一年多以前,在蓉蓉還沒有離隊的時候,茅十八就很清楚,他們當初的那個隊伍并不是牢靠的,而是隨時都有分崩離析的可能性,盡管這一年多以來,他們還是走過來了,但是這其中的磕磕盼盼又豈能對外人道也?小刀上學后就來的很少了,但是他仍舊不時的抽出時間上來玩一玩,每一次他來茅十八都會為他準備一個位置,甚至于有的時候他還需要為一段時間的歷程做出一個長遠的規劃。

    如果是要下一個副本,而且這個副本在原著中的定位比較高,難度很難說得清,那茅十八就必須要對此進行一番思考,如果這個副本很花時間又同時是一個四人本,那茅十八就不得不將之排除在外了,畢竟小刀如果上線了,他將無法和其他人一同去下副本,而對于小刀難得能夠上線的兩天周末而來無疑將會對他是一種巨大的打擊。

    紫衣一直是茅十八的紅塵伴侶,這位絕代雙驕里的小辣椒張菁的扮演者卻是一點都沒有原著中那種精靈古怪又善解人意的性格。

    紫衣是一個對任何事都非常執著,同時又對于自己不喜歡的事充滿了極端厭惡感的人,她有的時候就像是一個正義感爆棚的人,只要她認為對的或者不對的事就會有著超乎常人的善惡觀。

    跟紫衣這樣的人相處很難,很多時候,紫衣如果說這件事她不去做,那就肯定不會去,就算茅十八央求,她也不會同意,可是紫衣卻同樣也是茅十八最為信賴的伙伴,這種信任程度某種意義上還要大于永夜。

    這兩個人外,殷天正和龍舌蘭盡管是后來才加入進來的,但是隨著他們入隊的時間越長,和隊友之間嬉戲打鬧的資歷越高,漸漸的他們兩人身上所沾染的“俗氣”也漸漸的滋生了出來。

    沒有任何反感的意思,就跟永夜的猜疑心一樣,人對好生活的向往,對好生活的眷念是再正常不過的,奢華享受并不是什么丟人的事情,就是人之常情。

    殷天正和小刀、永夜年紀相仿,他們經常會在一起討論武力值對比,一旦話題聊開了連茅十八都勸不住的,而殷天正不僅在游戲里談,還會跑到論壇上談,而且很多時候還會把自己是茅十八隊友的身份給搬出來,企圖用這種權威性來為自己爭奪更多的話語權。

    后來這些事被茅十八知道后,他卻不好對殷天正說什么,難道說要讓殷天正對自己的行為有所檢點,讓他端正自己的品德言行,記住自己是一個名人,無論做什么都要謹言慎行嗎?

    不可能的,不管殷天正能否聽得進去,茅十八都沒有權力去說這些話,當然了他也可以板著臉說你不改正就自行離去,但是由于殷天正和小刀、永夜的感情也摻雜在這其中,就好似已經形成了盤根錯節的復雜關系網一樣,讓茅十八也只能搖頭苦嘆。

    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現實如此,游戲同樣也是如此。

    但是,茅十八對他身邊的這些人從來都是持包容態度的,他從來沒有因為他們的言行而抱怨過什么,他總是在盡量的讓自己來把事情做好,把能夠準備的工作都做妥當。

    小刀這周末要來,那就臨時改變行程,四人副本或者暫時難一點的就暫時不去,省的小刀來了后沒位置。

    小刀、永夜和殷天正要討論武力值對比,那茅十八也參與進去好了,而且很多時候,茅十八對書中人物的見解加上他對于豪俠游戲的了解讓殷天正等幾個小字輩非常佩服,茅十八的評論很快就成為了殷天正口中的真知灼見,而后殷天正將茅十八的真知灼見發到論壇上和其他人去爭論,能夠引來的口水也會少很多,畢竟茅十八的話說的還是比較委婉和中庸的。

    可以說,茅十八為他們這個隊伍操碎了心。

    而如今,永夜突然間來找他攤牌,茅十八立刻就知道了他想要說什么,而這一刻的茅十八盡管也表現的很平靜,也很清楚永夜的背后是折戟沉沙,而他現如今仍舊必須要和折戟沉沙搞好關系這些原因,但是茅十八卻還是有一種挫敗感。

    他自認自己從來沒有對不起隊伍中的任何一個人,哪怕是早已離開如今不知道身在何方又是否早已刪號離開的蓉蓉都是仁至義盡了。

    可為何他們卻一個個的都不理解自己,到頭來竟然就連永夜竟然都會如此的猜忌自己,認為自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茅十八當初的那句話盡管只是一句賭氣才說出來的話,但是在永夜的心中卻已經像是掀起了滔天巨浪一般,因為在永夜的心中同樣是如同茅十八那樣覺得了。

    我永夜自問對這個隊伍以及對你茅十八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其實他們兩個人之間根本就沒必要為了這件事吵上一架,甚至于這件事又有什么值得爭吵的呢,茅十八就算有什么事瞞著永夜又如何呢,難道說茅十八就不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嗎?

    所以,還是換位思考,這一點太難做到的,終于在一種先入為主且根本難以理解對方的前提下,永夜當天就離開了七寒谷,不過好在他還沒有想過要把事情做絕,如果他真的想徹底的破壞茅十八那不可告人的“陰謀”,他或許已經把自己更茅十八分道揚鑣的事情告訴折戟沉沙了。

    永夜知道白玉京和狄飛驚眼下正在崆峒山,這個消息是茅十八告訴他的,同樣的白玉京和狄飛驚想要西進七寒谷的消息也是茅十八告訴永夜的,永夜知道自己打不過茅十八,同樣也限制不了茅十八的行動,而現如今或許唯一能夠跟茅十八一較高下的便只有白玉京了。

    所以永夜出現在了崆峒山。

    發生的事情被永夜挑揀了一些更狄飛驚和白玉京說了,當兩人聽完后都是感到心神大震,如同天雷滾滾一般。

    茅十八和永夜,這兩位豪俠中如同生死兄弟一般的莫逆之交竟然也要分道揚鑣了,這要是傳出去那還不得是天翻地覆一樣?

    “夜哥,這事要我說,茅哥他也沒做錯什么呀?”

    突然間,狄飛驚開口說道,之前在惡人谷狄飛驚就稱呼永夜為夜哥,他沒跟茅十八打過照面,自然不好用那些親昵的稱呼。

    永夜聽了這話,就一臉不滿的看著狄飛驚,雖然他也很欣賞狄飛驚,但是在這個地方,狄飛驚畢竟還是一個外人,他這樣說明顯就沒有站在自己的立場上來思考問題了。

    “飛飛說的沒錯,我也覺得師伯這次做的有欠妥當。”

    然而,當白玉京也這樣說的時候,永夜這才愣住了,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白玉京,而他此時想來,也覺得自己做的有些過了,不過他很快轉念一想,又說道。

    “難道老刀他做的就不過了嗎,聽聽,什么叫‘你阻止不了我’,說的就好像我會跟他為敵似的,我幫了他那么多忙,不看僧面看佛面,他竟然這樣跟我說話,你說我這一年多以來犯得著嗎?”

    永夜越說越委屈,一想到自己原本跟他是對手,后來慢慢成為了朋友,又全身心的幫助他開荒副本,參與那些過去永夜基本不去碰的副本、劇情任務,特別還是在茅十八最缺人手的時候,而后茅十八成為了豪俠中的名人,他出名了但他身邊的人卻因為他的大神光環籠罩而被埋在陰影之中,可是卻從來沒有誰多過一句嘴啊!

    永夜想到這里,不禁心中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層,他環顧白玉京和狄飛驚,當即就拍板說道。

    “你們兩個就直說吧,這件事你們幫不幫我?”

    永夜大發雷霆,白玉京小聲勸慰,狄飛驚冷眼旁觀。

    “小白,飛飛,你們說,這事你們幫不幫我?”

    永夜一臉不滿的要白玉京和狄飛驚給他一個確切的回答,白玉京心道你都專門為這事跑過來了一趟,我能不幫你嗎?

    于是白玉京就點頭表示自己一定會鼎力相助,永夜的臉色和緩了一些,隨即又看向了狄飛驚。

    “飛飛,你呢,你怎么說?”

    狄飛驚在之前永夜大肆宣泄內心不滿的同時,他卻是在想這件事的前因后果,或許正因為他是個外人,跟這些豪俠的大名人只有一些粗淺的淵源,還算不上是真心實意的兄弟,所以他才能站在一個相對中立的角度來看待問題。

    但是以前也說了,狄飛驚是個非常渴望獲得他人認同的人,他不惜去當**叔叔跟好好先生也要做委托便有這種心思,而如今永夜跟白玉京就在跟前,狄飛驚顯然也不會怠慢了這二位,特別是這兩人如今在豪俠中的“江湖地位”,要是真的跟這二位鬧卯了,說不定他想要以此出名的事只會就此擱淺,甚至于夢孤城那里怕也會有點小想法。

    思前想后,正當狄飛驚想要開口符合,至少想著把眼前糊弄過去的時候,他的心卻一下子又變得極不平靜了起來,因為他始終覺得茅十八沒做錯。

    “我覺得茅哥沒錯。”

    狄飛驚再度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他的話頓時就讓永夜的臉色難看了起來,而一旁的白玉京倒是對狄飛驚的這個表情沉默不語。

    “那你倒是說說,他怎么沒做錯了,他那句‘你阻止不了我’是怎么個意思?”永夜心中的委屈和不滿一下子又涌現了出來,他此時的心情很混亂,基本上不會有什么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的可能,白玉京的回答能夠讓他寬慰一些,但狄飛驚的“據理力爭”在永夜看來明顯是不夠意思了。百镀一下“網游之成為BOSS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http://www.mbvfgt.live/txt/105041/273431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vfg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11选5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