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重創

    那幽冥獸也就是再度是出現了足足五個分身,這些分身的實力雖然不是十分的強大,只能夠發動低等級的魔法技能,但是勝在人數眾多,而且還可以近身肉搏,一句話,這一次那秦庶的勝算可不是很大呀!

    那秦庶至多也就是和一只幽冥戰,這足足五只幽冥獸可實在是太難為秦庶了。不過,那些幽冥獸可不管秦庶在想什么,他們也就是口中噴出了黑暗之刃射向了那秦庶。

    而那秦庶則是發動火球術阻擋下來了。但是因為對方人數眾多的緣故,所以說,那秦庶只是阻擋下來了一部分,更多的根本就沒有阻擋下來了。

    那秦庶也就是再度是受傷了,那秦庶心道這幽冥獸的實力比我可是厲害多了。我可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事到如今,后悔也是無用,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擊敗敵人。

    想到這里,那秦庶也就是站在這里,看著這些幽冥獸,這些幽冥獸幾乎是將秦庶團團的包圍起來了,四面八方都有,就是不讓秦庶可以確定它的位置,與此同時還有著方便他們攻擊秦庶的做法。

    可以說這種做法,那秦庶可是落入下風的了,尤其是秦庶現在可無法對付這些幽冥獸,那秦庶心道我應該怎么辦,到底要怎么辦才好呢。

    那秦庶也是心中苦無對策,那秦庶心道有了,我為什么不直接是按照之前的做法來,現讓自己受一點傷,然后在擊敗這些幽冥獸

    就算是這幽冥獸制造這些幽冥分身也一定是需要消耗大量的魔法力的,只要他無法擊敗他的對手,單單是比拼消耗的話,我也不怕他。那秦庶心中默默想到。

    想到這里,那秦庶也就是打算按照之前的做法來,那就是不去管這些幽冥獸分身的攻擊,而是集中力量擊敗一只幽冥獸,自己的身上擁有生靈之焱,這些幽冥分身也無法傷害道自己。

    但是這一次,那幽冥獸也就是學聰明了,他所發出的黑暗之刃幾乎都是朝著秦庶的要害而去,如果秦庶真的無動于衷的話,那這種攻擊就會徹底的擊殺秦庶的。

    秦庶無奈之下只得防御下來了,如此一來的話,那秦庶的攻擊再度是落空了。而那秦庶于這些幽冥分身交戰,自己幾乎是盡落下風,甚至可以說是被那些幽冥獸所搞得是自己遍體鱗傷。

    那秦庶心道不行,我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如此一來的話,我一定會被這些幽冥獸所打敗的,我到底要怎么辦,如何才可以擊敗這些幽冥獸呢。

    那秦庶心道有了,這些幽冥獸雖然厲害但是只能夠發動低等級的魔法技能,一個火墻術足以抵擋下來了。只是問題就是一個火墻術只能夠阻擋住一個方面的攻擊,剩余方面的攻擊就沒有辦法了。

    那秦庶心道我有辦法了,那秦庶也就是有了自己的打算,那秦庶也就是一方面發動了火球術于那些幽冥戰,另一方面自己則是設置了一個火墻術。然后自己也就是使用同樣的手法足足發動了四個火墻術,正好將自己的四面八方都給包圍起來了。

    那秦庶如此一來的話,也就是不在顧及這些幽冥獸的攻擊了,那秦庶也就是從容的準備高級魔法技能圣耀十字斬。然后也就是放棄了火墻術,將那些幽冥分身一下子全部所毀滅。

    那秦庶暫時算是安全下來了,而那幽冥獸也終于是從背后出現在了秦庶的面前,事實上那秦庶在擊破了那幽冥獸的幽冥分身之后,那幽冥獸在隱藏在幕后就已經是毫無意義了。首發

    畢竟秦庶可以擊破一次的攻擊,就足以擊敗第二次,再繼續如此下去的話不過是在浪費這雙方的時間而已。那幽冥獸道“人類,你的實力雖然不是很強大,但是很聰明。至少我可沒有見過有人可以撕破我的幽冥分身。所以說,我就會用自己最強大的力量擊敗你的。”

    那幽冥獸道“看找吧!”拿幽冥獸也就是口中默默的念誦著魔法咒語準備著強大的魔法技能,而那秦庶一件之下,第一反應就是阻擋下來了那幽冥獸的做法,那秦庶也就是發動了火球術。攻擊那幽冥獸。

    而那幽冥獸則是一一閃避開來,而那秦庶的攻擊根本就沒有傷害道那幽冥獸,當然了而那幽冥獸的魔法技能也沒有消失。

    終于,那幽冥獸的魔法技能念誦完畢了,只見得在那幽冥獸的身邊出現了一個和幽冥獸一模一樣的存在的幽冥獸。那幽冥獸道“這就是我最強大的技能,達到了終極魔法技能幽冥分身,可以制造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而且實力也一般無二的幽冥分身。我所發動的魔法技能他都可以發動,實力和我一樣,甚至連禁咒,終極魔法技能都可以發動。”

    那秦庶心道事實上就是我要和兩個幽冥戰,我的實力不過是和一只幽冥獸一樣罷了,一旦那等數量達到了兩個,我就不是對手了。

    那秦庶心道,那幽冥獸可沒有給予那秦庶多少反應的機會。而是直接是發動了黑暗之刃射向了那秦庶。而那秦庶連忙發動了火球術阻擋下來。只不過可惜的是,秦庶的火球術只能夠阻擋住一個幽冥獸的攻擊。

    另一個幽冥獸的攻擊,幾乎都是落到了秦庶的身上來,因為秦庶無法阻擋。那秦庶為了阻擋下來也就是發送了連珠火球術,而那幽冥獸也是發出了連環黑暗之刃。那都是中級魔法技能,都是大幅度的增加所攻擊的火球術,和黑暗之刃。按理來說應該是一樣的,但是那幽冥獸畢竟是兩個人呀!所以說自然又是秦庶吃了虧。

    那秦庶被那些幽冥獸所發動的黑暗之刃所傷,很快的自己的身體也就是被那黑暗之刃所射的傷痕累累。

    那秦庶和那兩只幽冥戰,立刻是落入到了下風之中,那秦庶心道不行,這樣下去的話,我不是這兩只幽冥獸的對手,況且單單是低等級的魔法技能就是如此厲害了,一旦他們可以瞬發高級魔法技能的話,那我豈不是輸定了。

    那秦庶心道我一定要想一個辦法才行,到底如何做才可以解決掉這兩只幽冥獸呢。這時候,那兩只幽冥獸可不會給予秦庶多少反應的機會。

    那兩只幽冥獸再度是噴射出來了大量的黑暗之刃,幾乎都是連環黑暗之刃,射向了那秦庶。而那秦庶無奈之下,只得發動了火墻術阻擋下來了。

    而那幽冥獸則是開始準備著強大的魔法技能了,那秦庶心道糟糕,這兩只幽冥獸要準備高級魔法技能了,那秦庶也就是大吃一驚也連忙是開始念誦著魔法咒語了。這秦庶幾人的魔法技能幾乎是同時完成的。更新最快手機端:://

    那秦庶所準備的魔法技能乃是高級魔法護罩,防御魔法技能,因為秦庶知道自己一個人根本就不是這兩只幽冥獸的對手。所以說既然無法攻擊,就只能夠防御了。

    這時候,那秦庶發動的高級魔法護罩也就是將那兩個高級魔法技能都給抵擋下來了。

    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消息,而那幽冥獸自然也是沒有想到會有這個局面,其實對于幽冥獸自身來說,長時間的保持著幽冥分身的狀態,對于自身的魔法力的消耗也是相當的巨大的。

    所以說,他也希望著可以速戰速決,但是這秦庶的防御魔法技能卻是讓的他打消了這個念頭,那幽冥獸心道現在和這人類魔法師交手,高等級的魔法技能是無效的,那就是只有試一下大型魔法技能了。

    果不其然,那幽冥獸也就是開始嘗試著準備大型魔法技能了,而那秦庶也是準備大型魔法技能,唯一的區別在于,那兩只幽冥獸所準備的大型魔法技能乃是攻擊性的魔法技能,而那秦庶的則是防御魔法技能。

    那秦庶的防御魔法護罩火神守護,雖然成功的阻擋下來了一個大型魔法技能的攻擊,但是畢竟無法防御兩個大型魔法技能,那火神守護再講第二個大型魔法技能的魔法力消耗了大半之后,也終于是消散了。

    而那剩下的魔法力幾乎都傾瀉到了秦庶道身上來,讓的那秦庶還有受了一點傷。這還是那秦庶拼盡全力釋放了火墻術等魔法技能阻擋了一下子那魔法技能的結果。

    雖然那秦庶受了傷,但是因為秦庶自身的生靈之焱的緣故,所以說那秦庶的戰斗力并沒有太大的下降。唯一的問題就是那秦庶現在單單是依靠自己的實力是無法對付這兩只幽冥獸的。

    而那兩只幽冥獸也看出來了這一點,那兩只幽冥獸道“上一次,你差一點點無法阻擋住大型魔法技能,這一次我們如果換成是終極魔法技能的話,恐怕你也就是只能夠等死了吧!好了,就讓你也嘗一嘗終極魔法技能的滋味吧!”

    說完,那兩只幽冥獸也就是口中默默的念誦著魔法咒語,準備著強大的魔法技能,其實這兩只幽冥獸說的很對,那秦庶沒有防御性的火焰魔法技能,如果是攻擊性的魔法技能的話,至多也就是阻擋住一個終極魔法技能,剩下的另外一個終極魔法技能一定會將自己撕成碎片的。

    那秦庶如果讓這兩只幽冥獸完成這終極魔法技能的話,自己就輸定了。所以說絕對不可以讓這兩只幽冥獸完成終極魔法技能。想到這里,那秦庶也就是發出了火球術,射向了那兩只幽冥獸。

    對于現在的秦庶來說,阻擋著這兩只幽冥獸完成終極魔法技能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說那秦庶也就是不在自己準備終極魔法技能了,而是一股腦的阻擋這兩只幽冥獸。不過,那兩只幽冥獸倒也是不簡單,他們幾乎是立刻發動了黑暗之刃將那火球術阻擋下來了。

    無可奈何之下,而那秦庶一看到火球術無效,只得發動了連珠火球術,射向了那兩只幽冥獸,希望可以阻擋著他們。(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

    可是他們竟然是絲毫不在乎,也立刻發動了連環黑暗之刃,阻擋下開了那秦庶的連珠火球術,那秦庶可以瞬發的魔法技能幾乎都失效了。

    可以說,這個幾乎已經可以證明,那秦庶的行動失敗了,但是現在的秦庶怎么可以認輸,其實也不敢認輸呀!因為只要自己一認輸自己就必死無疑的了。

    無奈住下,那秦庶只得來到了這兩只幽冥獸的身邊,發送連珠火球術,從四面八方攻擊像那幽冥獸,希望可以阻擋下來那幽冥獸的魔法技能。

    但是這幽冥獸的實力倒也的確是十分的強大,那秦庶幾乎所有的攻擊都被阻擋下來了,事實上這個已經可以證明了那秦庶的行動失敗了。

    不過,那秦庶現在可不是認輸的時候,也不可以認輸呀!想到這里的話,那秦庶也終于是來到了那兩只幽冥獸的身邊,那秦庶也就是發動了火焰刀劈斬向了那兩只幽冥獸。

    而那兩只幽冥獸也只的是閃身避開了,與此同時,那秦庶也就是發動了連珠火球術與那火焰刀左右夾擊的攻擊,也被這兩只幽冥獸輕松的閃避開來,無法閃避開來的,則是發動黑暗之刃阻擋下來了。

    一句話,那秦庶的所有攻擊都落空了,幾乎都無法傷害道這兩只幽冥獸,而那兩只幽冥獸的魔法咒語卻是越念越快,越變越多,眼看著終極魔法技能所需要的魔法技能已經完成了四分之三了。一旦讓這兩只幽冥獸完全成功,秦庶就是必死無疑的了。這可是神仙都無法救援的存在。怎么辦,現在就是這秦庶還有目前的想法。那秦庶心中急躁不已,但是無論秦庶如何發動攻擊這兩只幽冥獸都可以輕松的閃避開來。想到這里的話,那秦庶心道可惡呀!我現在到底要怎么辦?到底如何才可以擊敗這兩只幽冥獸的。

    可以說,現在的秦庶的心中是茫然的,不過,那秦庶道也是突然之間急中生智,想到了一個好辦法,那就是那自己將那火球術分從四面八方射向了那兩只幽冥獸,讓這兩只幽冥獸那一個都無法顧及到。另一方面自己則是準備了火焰刀。

    朝著那兩只幽冥獸沖了過去。那兩只幽冥獸也值得將自己的黑暗之刃發動開來,阻擋下來了那秦庶的火球術。并沒有看到沖上來的秦庶。

    而那秦庶沖上來之后,一刀也就是將一個幽冥獸所劈成了碎片,那是幽冥分身,與此同時,那秦庶也就是將自己的火焰刀斬向了另外一只幽冥獸的頭顱。

    那幽冥獸大驚之下,只得放棄了魔法咒語,閃避開來,這才僥幸躲避開來。但是那自己的魔法咒語卻是放棄了。甚至同時消失的還有自己的一個分身。

    那幽冥獸看到自己的損失如此的慘重,自然也是大為的憤怒,當機也就是大感憤怒,當下也就是大量的黑暗之刃射向了那秦庶,而那秦庶立刻發動了火球術阻擋下來了。但是那幽冥獸的身體卻在這時候撲了上來,然后一個黑暗之劍,中級魔法技能斬向了秦庶。

    而那秦庶當機是發動火焰刀阻擋下來了,就在這時候那幽冥獸的身體距離秦庶已經非常的近了。一個爪子也就是拍向了秦庶,而那秦庶閃避不及時,竟然被那幽冥獸所抓傷

    然后也就是在自己的手臂上出現了五道深深地抓痕,自己的身體也被拍飛了出去。那幽冥獸卻是趁勢發動攻擊,自己的身體撲了上來,準備再度攻擊秦庶。而那幽冥獸這一次所瞄準的可是秦庶的心臟。

    顯然是打算徹底的擊殺秦庶的,而那秦庶自然也不可以束手就擒呀!當機是發動了火球術攻擊向了幽冥獸。而那幽冥獸則是準備黑暗之刃阻擋下來了那秦庶的攻擊。在這時候那幽冥獸距離秦庶還有卻是越來越近了。

    而那秦庶也就是發動了火焰刀斬向了幽冥獸的爪子。如此一來的話,那就是那幽冥獸還沒有攻擊到秦庶的時候,秦庶的火焰刀已經將那幽冥獸的爪子所斬斷了。

    而那幽冥獸則是發動黑暗之劍阻擋下來了,但是這也給了秦庶一機會,那秦庶當機是身體一滾,閃避開來了。但是也算是相當的兇險。

    然后那秦庶也就是站起身來,看著那幽冥獸,秦庶心道目前這幽冥獸距離我實在是太近了,我的身體素質比不上他,近戰必輸無疑。必須要和他拉開距離,遠戰才行。

    大定了注意,那秦庶也就是一方面發出了火球術工具向了那幽冥獸,自己則是身體不斷的后退,試圖遠離那幽冥獸。

    而那幽冥獸自然是不會讓這秦庶閃避開來的,畢竟他自己的優勢他也知道那就是近戰凌駕于秦庶之上,一旦秦庶遠離開來他,他可沒有足夠的把握,還可以再度擊敗秦庶的。如此一來的話也許兩敗俱傷的可能性更大。所以說,為了自己的優勢,絕對不可以讓這秦庶離開。

    那幽冥獸心中默默的道,幽冥獸也就是身體朝著秦庶沖了過去。而那秦庶得火球術可以閃避的,就閃避開來,無法閃避的,就用黑暗之刃阻擋下來。

    可以說,那秦庶的幾乎所有的魔法技能都無法傷害道這幽冥獸,甚至都無法阻擋他的前進,秦庶的速遞可遠遠比不上那幽冥獸的。

    那秦庶心道可惡呀!這幽冥獸現在是又來到了那秦庶得身邊了。那秦庶心道這種打發,對于我來說可是相當的不利的。

    那幽冥獸也就是一爪子拍向了秦庶道胸口,而那秦庶用自己的手臂阻擋下來,與此同時,自己卻對于那幽冥獸的攻擊不聞不問,反向攻擊向了那幽冥獸的胸口。那秦庶使用火焰刀。

    事實上那幽冥獸認為只要這一招下去,秦庶就會遭到,所以說,也沒有阻擋,只是自己加速了攻擊秦庶。在那幽冥獸看來秦庶的攻擊無法自己,至多就是輕傷,而自己的工具足以秦庶。

    也許秦庶都無法釋放魔法技能也未可知呢,只要秦庶做到無法在釋放魔法技能,那秦庶就是任人宰割的魚腩,必死無疑的。所以說那幽冥獸根本就沒有放棄自己的攻擊。

    如此一來的話,那幽冥獸的攻擊落到了秦庶的手臂上,幾乎讓秦庶的手臂骨折,而那秦庶的火焰刀則是劈斬到了幽冥獸的胸口處,將他的胸口出現了一個十厘米的血痕。秦庶雙方都受了傷。

    因為秦庶自身擁有生靈之焱的緣故,可以回復傷勢,所以說,幽冥獸所認為的秦庶失去了戰斗力可就判斷失誤了。

    那秦庶并沒有失去戰斗力,而且戰斗力和之前幾乎一樣。緊接著,那秦庶也就是和那幽冥獸不斷的發動攻擊,雙方之間幾乎是宛如瘋魔一般攻擊對方,不過在這時候,秦庶是處于下風的,畢竟秦庶的速度和身體素質都不如那幽冥獸,所以說秦庶的傷勢遠遠要重于那幽冥獸。但是那幽冥獸自身也不是沒有傷勢的。那秦庶終于是再和那幽冥戰的時候,因為躲避不及時,被那幽冥獸所攻擊到的,導致了自己的身體再度是出現了一道傷痕,現在的秦庶的身上幾乎是到處都是傷痕,要知道如果單單是依靠著自身的實力的話,那秦庶倒也是并不懼怕這幽冥獸。

    但是,現在那秦庶現在和這幽冥獸近戰,而那秦庶最不擅長的就是近戰,所以說秦庶再和那幽冥戰的時候盡落下風,倒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秦庶心道不行,我在和這幽冥獸如此近戰下去的話,我是必輸無疑的。不只是輸定了,甚至連我自己的性命恐怕都難以保全,所以說,我必須要像一個辦法才行,反正必須要和他拉開距離,遠程攻擊。

    進行魔法技能的攻擊,但是這幽冥獸自己也知道如此做法,所以說根本就不給予自己機會呀!秦庶心道,有了,你不肯給予我機會,那我就讓你給我機會。那秦庶想到這里,也就是想到了一個辦法。


  http://www.mbvfgt.live/txt/105120/273665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vfg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11选5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