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蛇女 >第八百六十三章:嘗試變回本體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八百六十三章:嘗試變回本體

    “活著?”水幺應該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他面‘露’驚訝,向鳴生子投過去求證的目光。。。

    “可能‘性’很大,我有看到從你身上冒出去的煙氣。我們猜測,那些就是被你吞下去的神仙。”鳴生子一邊給他解釋著,一邊用手輕撫著他的心口,“你現在身體可以不適?”

    “不是這樣問的。”我搶過鳴生子的話,“水幺前輩,因為我前段時間吞掉了很多冥界的鬼魂和一個……”說到這里,我明顯看到鳴生子輕撫水幺的手停了下來,她又緊張了,“和一個仙子,他們至今都在我的體內沒有消失。”

    如果水幺和我的情況一樣,那神仙在他體內必定會有不一樣的反應,如果他真的都記得,不會不記得那感覺。

    水幺突然發出了了然的感嘆,“璇王提醒了我,我吞掉那些神仙以后,常常能聽到他們說話,偶爾他們還會出現在我的夢境。”

    “那他們確實沒有死!”太好了!我們倆除了屬‘性’不一樣,其他感覺都是一樣的,這樣就好辦多了!

    “現在只要找到他們,就能免我的罪?”水幺剛說完這句,又搖頭:“天界不會讓我們找到的,否則你們也不會等到我復活。”

    他沉睡多年,心思卻還是這樣活絡,聰慧如濃墨。我意識到,我們不僅是得到了一個同伴,他是一個好幫手。

    “這些神仙會被藏在哪里呢?”我問。

    “這個難題,無解。”水幺否定了我要尋找的意思。

    “天界的神仙何其多,天界和人間的任何一個角落都可能有。”濃墨贊同水幺的看法,“甚至冥界都有可能躲藏,冥界的鬼神一大把,我們想找出來,太難。”

    “如你們所說,這一條路走不通,那能怎么辦?”找不到他們,就不能替水幺洗涮罪名,妖變不可能得到認同,我和水幺都沒有辦法立足。

    “唯一的辦法就是證明你體內的鬼神還活著。”鳴生子居然能主動提及她的情敵,或者應該說是她的主子,這點讓我很意外,她不是很擔心被戳穿嗎?以她對水幺的恐怖占有‘欲’,我可不信她舍得放棄水幺。

    我想了想,說出了我大膽的猜想,“也許還有別的辦法可以將他們從我身體里‘弄’出去,但現在還找不到,目前只有一個一定能成功的辦法。”

    “如果你要說傻話,我們來這里就沒有意義了。”濃墨不高興了,他的語氣都冷了下來,站起身來要走,“我們是來尋求解決問題的,如果結局不變,阿璇,你認為我有什么理由能陪你在這胡鬧?”

    他說著便要走,“哎——”我忙去拉他,“濃墨,我沒有胡鬧,你聽我說完嘛!”

    “星君獨自走,璇王還是能同我們說的。”水幺打趣道。

    濃墨經水幺一提醒,回過頭來,冷臉道:“璇王不妨說一說,你是如何想的。”他絕對是在威脅我……

    我咽了咽口水,“呃……”被濃墨這么盯著看,我有些慌,“就是,水幺前輩是在瀕……”我一緊張,都咒上水幺了,如果我把瀕死一詞說出來,鳴生子會跟我打起來吧,趕緊改口道:“就是在最后時刻,神仙們都被放出去了……”

    濃墨的眼神越來越尖銳,我朝他尷尬一笑,“你淡定點,這不是在假設嘛!我是這么想的,有沒有可能只要刻意地制造出生命結束的假象,它們就會被放出來。”

    “這種假設想也不要想,無法實施,也不可能實施。”濃墨才不會給我任何機會消極怠工,好吧,那我再換一種方法。

    “那這點排除。”我無比乖巧地順著濃墨的意思,“你聽我說,我說的不對,就隨你便。”

    濃墨將信將疑,看我十分確信的模樣,他松了口,“你最好知道我的底線。”

    抓到機會,我趕緊說道:“我和水幺吃下去的鬼神都沒有被我們吸收和消化,沒有和我們的身體融合在一起。按照鳴生子前輩看到最后的情景,神仙們是以煙氣的形式出去的。如果他們是沒法依附于消亡的身體呢?”

    “這點不無道理,璇王分析的實在是妙。”相較于濃墨的沉默,水幺率先贊同了我。

    “消亡的身體和結束生命有本質上不同嗎?”鳴生子還沒搞清楚我們的意思,她詢問水幺。

    “我的身體沒了之后,是不是化成了水?”水幺問鳴生子。

    鳴生子有些在意地點頭,她也不想回憶水幺是怎么死的吧。

    “水幺前輩,你是否在之前變回過本體?”我問道。

    他與我果然是同道中人,我一問出口,他就知道我的意思了,“有過一回,但并不是全部身體,只是一部分。”

    “是這樣的!”我更是和水幺產生了共鳴,太‘棒’了!“有一回,我在睡覺的時候,發現胳膊也要變成我的本體,后來我以為是做夢。”濃墨瞥了我一眼,他也記著呢,那次,他也被嚇到了,還騙我說是假的,我哪有那么好‘蒙’。

    “你們能在不受損害的情況下變成本體嗎?”鳴生子懷疑道:“水幺和璇王你們都沒有這個經驗,也沒有控制的方法,如何能實現?”

    “有過局部變化,就有機會做到全部,那樣說不定就有機會將他們‘弄’出來。”我興奮地說。

    “我不同意,這個有風險,我不能讓你這么做。”濃墨當即給我潑了一盆冷水。

    “風險在哪里?濃墨,你是沒有看見,我在蛇宮的地牢里是怎么出去的,我的身體穿過了大地,穿過了土層,還有什么是妖變做不到的?”妖變的強大,他不是沒看見。

    我不想和濃墨吵架,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了,我想好好珍惜的,可總是在意見分歧上吵起來。

    我深深吸了口氣,“你相信過我的,在分離舅舅和水幺的時候,你那么相信我可以做到。是不是沒有選擇了?是不是非得不得不做的時候,你才會選擇相信我?”

    “兩位不如先單獨討論一下,統一一下意見,想好后,我們隨時恭候。”鳴生子禮貌地說完后,就和水幺離開了,留下我和濃墨面面相覷。

    我打算好好和濃墨談談,就現在,我們必須談談。首先,我得端正態度,盡量不和濃墨吵起來,不能傷他的心,我們能相處的時間不多了,我如此告誡自己。

    緩了緩情緒,我開口道:“濃……”

    “阿……”

    這個時候,濃墨也正好叫我,我們幾乎是同時開口,又同時頓住。

    “你先說。”讓我感到意外的是,就這么一會兒,濃墨對我的態度就軟多了,臉‘色’也緩和了不少,這發現讓我很開心,努力的不止我一個人。

    “如果要證明妖變沒那么恐怖,證明他們還活著,讓我身體里的鬼神出來是最直接的辦法?也許,這幾乎是唯一的辦法了吧。”我輕聲說著,內心情緒復雜。

    “我知道這很難,可繞過這條路,會更難。”我好聲好氣開導濃墨,“我知道你聰明,你可以想到別的辦法,可如果因為擔心我而制造出更危險的事,濃墨,我會自責,會覺得活著也不過如此。”

    “不是要正大光明活著嗎?這沒什么的不是嗎?別擔心我,如果因為我,你舉步維艱,我不要這樣的。”我看著他的眼睛,“我讓你幫我,幫我找到一個變回去的開關,我什么都聽你的,我保證不‘亂’來。”

    濃墨的眼睛很深邃,從內部開始暈染出某種晶瑩的液體,他低下頭,我心疼地想要抱住他。突然,他將額頭抵在我的肩膀上,“阿璇。”

    “嗯。”我輕聲答應。

    “我見過你那時的模樣。”他聲音低沉壓抑,似乎再一用力就要哭出來。

    他指的應該是我還是墨汁時候的模樣吧,那時,他怎么會注意到我呢,連我自己都是沒有意識的啊。

    “那個你不會哭不會笑,靜靜地躺在硯臺里,沒有生命一樣。風吹過來都不會動的你,正因為我見過那樣的你,所以我再也不要你變成那樣。”不只是他不想,我也不想啊。變成那樣的話,我是不是就不記得濃墨了,我沒有眼睛,沒有耳朵,更是沒有感覺,我不想的。

    “如果,我是說如果啊。”我試探他道:“如果我是水幺,你是鳴生子,你會捧著我支離破碎的本體等著我嗎?你不能不回答,我想知道。”

    “我的答案,就是你要知道的答案。”他將下巴擱在我的肩頭,伸手摟住我的后背,將我摟抱上去,腳尖都離了地面。

    “所以你還怕什么?大不了重新來過嘛!對不對?”我給他加油打氣,“這樣還能證明我們之間的愛情堅貞不渝,說不定啊到時候感動了天地,賜我們一個生生世世永不分離。”我訴說著自己的白日夢。

    “答應我好嗎?我們一起嘗試,這是自救,也是救人。”我繼續說給他聽,“一點點來,一點點嘗試,我會變回來給你看的。”


  http://www.mbvfgt.live/txt/27629/1436825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vfg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11选5选号技巧